• 看书网小说阅读

    当前位置:书吧

    郑瑾妤陆司琛完整版小说章节在线阅读&郑瑾妤陆司琛主角十月林

    郑瑾妤陆司琛 时间:2022-11-24 19:46:39

    小说简介:《郑瑾妤陆司琛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虐恋小说,作者是十月林,小说主角是郑瑾妤陆司琛,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:阿元差点就被淹死了。”而赵小梅一看人掉河里了,一溜烟早跑了。贺南渊看着哭得起劲儿的赵茯...

    郑瑾妤陆司琛完整版小说章节在线阅读&郑瑾妤陆司琛主角十月林

    她把赵茯苓推到河里去了!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赵茯苓刚一入水,她就后悔了,妈的,冰水入骨的寒冷,冻得她手脚血液顿时冻住,游都游不动。

    这是拿命在换贺南渊的同情呀,她太惨了。

    贺南渊眼眶一缩,大步跑过去,臂膀横在茯苓脖子前,另一手拉住她的胳膊用力往上一拉,将赵茯苓拉了上来。

    赵茯苓冻得瑟瑟发抖,全身都是刺骨的冷意,立刻就委屈得哭了,抓着男人的手,扑进他怀里,“呜呜,我好冷啊,赵小梅欺负阿元还推我!我和阿元差点就被淹死了。”

    而赵小梅一看人掉河里了,一溜烟早跑了。

    贺南渊看着哭得起劲儿的赵茯苓,心情复杂,可她到底是因为救阿元才掉入了冰河里。

    男人眼一沉,“我先带你回去换身衣服。”

    赵茯苓乖巧的撇撇嘴,“好的。”

    阿元从胖虎手里挣扎开,迈着小短腿跑到赵茯苓身边,眼眶通红,“娘亲……”

    赵茯苓抖着嘴唇看他,小包子估计被吓着了,看着要哭的样子。

    赵茯苓放柔声音,“娘亲没事,爹爹好厉害,救了娘亲。”

    “嗯,爹爹好厉害!”阿元眼睛晶晶亮的又望着贺南渊。

    外面冷,他背着腿脚不好的赵茯苓快速回了家,赵茯苓那么胖,但贺南渊身形高大,背着她也丝毫不吃力,步伐很快。

    赵茯苓缩在男人的背上,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耳边软软的说,“贺南渊,我知道错了,我们以后好好的过日子吧,不合离好不好?”

    贺南渊脚步一顿,随后又不动声色的走,“那你想好了。”

    赵茯苓欢快的点头,天啊,狗男人终于说话了,她忙说想好了想好了。

    回来后,赵茯苓和阿元一大一小就缩在被子里,一幅柔弱可怜的模样,对待阿元轻声细语。

    贺南渊挥着斧子砍柴,一边琢磨,已经几个时辰了,赵茯苓还装得像模像样的。

    但若说装,赵茯苓也装得太细节了。

    要是真安分了,这样也好。

    山里的猎物,大物件都在大山深处,往日跟着干爹去一次就是几天,但是收获也大。

    有了阿元后光盘文学,没人照顾,他只能当天早点去,晚上就回来,虽然东西少,但是能照看孩子。

    贺南渊做了晚饭,各有心思的吃完这顿饭。

    贺南渊起身将自己的碗放到厨房的灶台上,惦记着外面的鱼段是不是冻好了,就出了门。

    赵茯苓看向阿元,“吃完了?”

    阿元点头,然后小腿一蹦,跳下椅子,干巴巴的小手就开始碗筷,十分熟练,看着就是做过很多次了。

    这行为看得赵茯苓一愣,不由出声夸,“咱们阿元真厉害,还能帮娘亲做家务呢。”

    她裹着被子坐在炕上,觉得阿元真是又听话又懂事。

    阿元猛得被娘亲夸,心里高兴,到底人小,脚下不稳被门槛一拌,噗通一声摔在地上。

    碗也在地上碎了一地。

    阿元立刻慌了神,蹲下身就捡碎了的搪瓷碗,嘴里还不住的求饶,“娘亲不要生气,阿元错了,娘亲不要打阿元,阿元下次一定不会摔碎了。”

    赵茯苓起身的动作顿住,那些虐待阿元的记忆,只在脑海中存在,没有深切的体会。

    上辈子的时候,她家亲戚的孩子一个个的跟小霸王似的,要什么有什么,哪个不是爹妈疼爱,爷爷奶奶捧在手心儿里的?

    她还记得,六岁的侄女摔了碗,当即就哭了,表姐一家抱着哄了好久,侄女委委屈屈的缩在表姐怀里,要买糖买可乐汉堡。

    同样是摔坏了碗,可阿元呢?

    赵茯苓第一次意识到,即使阿元孺慕自己,可是以往那些虐待他的行为,也时时刻刻伴随着他的生活。

    阿元是被原主教训了多少遍,才会下意识的就求饶道歉,并保证下次一定会做好?

    可……阿元明明才三四岁呀,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应该做的。

    阿元蹲着动也不敢动,眼眶红红的,沁出眼泪,却一直不敢掉下来。

   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,娘亲夸他了,他是想帮帮娘亲,胖虎说,每次帮他娘拿个碗,胖虎娘就会高兴得亲他。

    他的力气应该更大点的,就不会摔坏了碗。

    娘亲就会亲亲他了。

    赵茯苓掀开被子爬起来,眼里的眼泪忍不住直接顺着脸颊流下来,伸手抱起阿元,放在椅子上,哽咽的说,“阿元别怕,娘亲不打你。”

    “你看,娘亲今天为了救你,不要命的跳进河里呢,以后娘亲不会打你的。”

    害怕得发抖的阿元身体一僵,缓缓抬头,眨眨眼,“可我把碗摔坏了。”

    赵茯苓内心骂了一句脏话,仰头想将眼泪逼回去,结果没成功。

    眼泪似乎是止不住,将她突然死亡的恐惧,对阿元的心疼,都爆发了。

    赵茯苓将阿元搂到怀里,哽咽的说,“咱们以后重新买。”

    阿元震惊的呆住,任凭自己被娘亲抱着,鼻子动了动,娘亲的衣服上有温暖的味道。

    贺南渊推开门进来,风雪呼呼的灌进来,他速度关了门,抬头就看到这样的场景,赵茯苓抱着孩子哭得跟个泪人一样。

    贺南渊眼眸闪过幽暗的情绪,看到地上碎了一地的搪瓷碎片,哑声问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忽然听到声音,赵茯苓回头,不好意思的抹了几把脸,擦干眼泪。

    “没什么,刚刚碗摔坏了,阿元被碎片扎到了,流了好多血,我吓着了。”

    解释完,赵茯苓立刻转身找到了一块干净的白布,沾湿了一点,把伤口周围的脏东西擦干净,然后给阿元简单的包扎了伤口。

    然后将阿元抱起,放在烧得暖暖的炕上,再用被子将小不点裹住。

    转身收拾桌上的碗筷,然后一瘸一拐的拿了扫帚将地上的碎片打扫干净。

    完全没注意到,一直在注视她的贺南渊,脸上刚毅的神色满是复杂。

    她到底是在装还是……真的?

    小说《郑瑾妤陆司琛》 第10章 她到底是谁?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