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看书网小说阅读

    当前位置:书吧

    替郡王养崽后小说(主角乔珍珍顾家老三季云舒)免费阅读

    乔珍珍顾家老三季云舒 时间:2022-11-24 21:40:05

    小说简介:替郡王养崽后主人公叫乔珍珍顾家老三季云舒,是陌于之最新创作,目前正在连载中。全书主要讲述道皇帝这是怎么了?头一次下朝如此迅捷,有点异常啊。”季云舒心里同疑,表层却镇静一如往常,“许是觉得今天没什么大事吧。”那人便...

    替郡王养崽后小说(主角乔珍珍顾家老三季云舒)免费阅读

    今天大虞的大臣们有点奇怪。

    往常总是要开上几个时辰的朝会,竟然才一个多时间就宣布下朝了。

    各个年龄段的男人交头接耳着彼此询问,还有的干脆凑到季云舒跟前,半是取悦半是疑惑,“清平郡王,可知道皇帝这是怎么了?头一次下朝如此迅捷,有点异常啊。”

    季云舒心里同疑,表层却镇静一如往常,“许是觉得今天没什么大事吧。”

    那人便知道清平郡王是不想说,顿时识趣地点头离开。

    季云舒带着满心疑惑,来到外头,还没说话,小李公公就迎面走了过来,把乔珍珍的来临告知了清平郡王。

    衣着笔挺的男人顿时黑了脸,也来不及说什么,抬腿就往偏殿奔去。

    后头的小李公公外歪头瞧着,还隐约看出点惊慌。

    他摇了摇头,又去了金銮殿。

    虞非城正在整理桌面的奏章,等到最后一个大臣也离去了,这才站起身,看向小李公公,“在哪?”

    句子简短,没头没脑。

    但小李公公便是能听懂,他点头哈腰,“在偏殿,清平郡王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  虞非城略微松了口气,从龙椅上走下来,直奔偏殿。

    乔珍珍有点头痛。

   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七个月的原因,家里的人总把她当大熊猫供着,既疼她爱她,又敬她畏她。

    六个月的时候还让煮点莲子粥,如今根本不让她动手煮饭,就连摘个菜都不许。

    若不是乔珍珍强烈抗议要求,估计四喜楼的账务都不让她看。

    明明只是个怀孕了的妇人,需要多休息,少吃多餐,仅此而已。

    又不是残疾了,不能动了,一动就会死,对于一动弹就脸色大变,如遭雷击么。

    乔珍珍心里暗骂,表面却一片柔和,如果仔细查看,甚至会发现她眼底带着一些取悦之色。

    “云舒……”

    她拽住男人的双手,轻轻摆动了几下,“真是好巧啊,你怎么也在这里。”

    季云舒真是差点给这个女人气背过去。

    他是清平郡王,肩负着京城公务,既需要辅助新皇,每日还要上朝,这个时间出现在皇宫简直是有目共睹的事。

    倒是这女人,出现在皇宫里,才是比较怪异的吧。

    “你已经怀孕七月了。”季云舒脸色黑黑的,声音也沉沉的,“琴知雅知呢,鹊儿呢,桃花呢,谁让你出的?谁许你乱跑的?”

    “你这男人!”乔珍珍也生气了,眼底仅存的取悦消失不见,继而变成了恼怒,“难道怀个孕就要限定我出门,不许我走一步了么。”

    养个宠物还要出门放风呢,她一个大活人,还带着俩大丫鬟,怎么就不能出门了!

    季云舒摆够了郡王爷的轻风,坐享了大男子的权力,这会也十分识趣,跃坡而下,“也不是不能,就是这宫中人多眼杂,还是不要的好。”

    男人语气变软,乔珍珍也不能再闹腾。

    她叹了口气,摆头道,“出事了,云舒,京城出事了,这件事假如不解决好,整个大虞可能都危险了。”

    此语一出,别说是季云舒,就连刚迈入偏殿门口的虞非城都惊了。

    乔珍珍这人,性格稳重平静,从不张扬放纵,别人对她的印象始终是四平八稳。

    既全能,又精明的一个女人。

    她讲大虞可能危险,那真的就可能危险了。

    季云舒没有怀疑,虞非城更是深信不疑。

    “到底怎么了。”清平郡王拧着眉梢问,“是否跟近期的发烧事件相关?”

    没想到这男人挺敏锐,也挺仔细。

    乔珍珍微微颔首,目光定格在穿着龙袍的大儿子身上,眉头微蹙,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件事可能不简单。”

    大虞位于中原,非热带,也非温带,基本不可能有疟疾肆虐。

    这又是冬天,蚊虫飞起来都困难,也不可能大批量迁移到京城,从而引发疟疾。

    “如今,我要问大家几个京城土着问题。”乔珍珍认真道,“往年二十年里,会有疟疾在京城发生过?”

    二十年,这个跨距有点广,虞非城是回答不了了,因此娘俩一起抬头看向季云舒。

    清平郡王拧着眉梢思考了足有十几个呼吸,才摆头道,“我可以确定没有。”

    疟疾感染速度快,即使根源的蚊虫死掉,一旦有人变成感染体,蚊虫再次叮咬感染体,也会再次感染。

    这东西但凡爆发,就没有小过,一般都是成千上万的死人,造成极大的动荡。

    季云舒从小在京城长大,要是有这种事故发生,不可能不知道。

    乔珍珍微微颔首表示知晓,眉梢蹙的更紧了。

    虞非城在一旁浑浑道,“这是个阴谋。”

    二十年内没发生过疟疾,就证明京城基本不可能自己发生疟疾,如今在新皇登基的副本出现了,想要不阴谋论实在很难。

    乔珍珍叹了口气,“先别管阴谋不阴谋了,当务之急是遏制疟疾肆虐,不要困境无辜百姓的安全。”

    京城分内城外城,外城多普通百姓,不够爱干净,也不够整洁,还会养点鸡鸭猫狗,自然避免不了虱子的存在。

    再加上始发地乃玄武门,所以现在总体之外城南部位置比较强烈,别的地方稍好。

    内城则是达官贵人居多,吃喝都要先验毒,更别提日常起居有多干净了,所以目前还算安全。

    “那就只能是……封城南了。”虞非城的神情很是凝重。

    新皇登基,本是大赦天下,与民同欢的时刻。

    结果出现了疟疾,还不得已要封闭玄武门周边,如此一来,少不得骂名。

    如果这是一个阴谋,那制造阴谋的人很精明,里里外外想了个全面,无论虞非城如何做,一旦失了人心,帝位还是摇摇欲坠。

    现如今能做的,便只能是尽量减少阴谋的影响,减少人心的损失。

    乔珍珍沉着俏脸道,“立刻封住玄武门和城南,我已经让韩兆去大批量收购能够带来浓厚香气的花草,到时候城儿派人免费颁发下来,让家家户户都引燃熏香,做好洁净,床铺被褥天天都洗晒,减少虱子的存在,以确保每一个人安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