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看书网小说阅读

    当前位置:书吧

    前夫没转正by佚名 陈蔓江斯年小说全本

    陈蔓江斯年 时间:2022-11-24 22:18:19

    小说简介:主角陈蔓江斯年小说《前夫没转正》是作者佚名创作的言情小说,全文讲述了后,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我。「是关于哪方面的投资呢?说不定我能帮李蔓小姐分析分析?」他一口一个李蔓小姐。好像就怕在场的人不知道我们认识一样...

    前夫没转正by佚名 陈蔓江斯年小说全本

    木子央跟我解释。

    江肆年是她母亲公司高价聘请的法务律师。

    估计是很讨他母亲喜欢,所以才会邀请他来家庭聚会。

    我干这一行一年半,头一次遇到两个前夫一起撞车的。

    不过,没事。

    不慌。

    江肆年故意给我难堪是吧?

    你给我等着。

    我脸上挂着笑容。

    下意识地缩到了木子央的身边。

    「老公,好像有人在质疑我诶?」

    茶艺嘛,谁不会呀。

    木子央倒是个合格的东家。

    他淡淡地开口:

    「自然是有别的收入了,但我太太私下的产业就是小打小闹罢了,比不上各位,就不说出来让大家见笑了。」

    江肆年冷呵了一声,落座之后,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我。

    「是关于哪方面的投资呢?说不定我能帮李蔓小姐分析分析?」

    他一口一个李蔓小姐。

    好像就怕在场的人不知道我们认识一样。

    就连我身旁的木子央也察觉到了。

    他握住了我的手。

    眸光担忧地看向我。

    「认识?」

    岂止是认识,我的1号前夫啊。

    把我送上这条路的大功臣啊。

    「江律师是个合格的律师对吧,应该是有职业道德的,怎么跨界做投资了?」

    我盯着江肆年。

    他要是再敢多说一句,我冲上去撕烂他的嘴巴。

    他倒是没说了。

    但他身旁一直没有讲话的吴梦渔可坐不住。

    她好歹是个大明星,可在这群富太太身边,一点明星光环都没有。

    急需找个存在感,表现自己。

    她此刻见到我,又打量我身旁的木子央。

    然后夸张地捂住嘴,惊讶道:

    「呀,蔓蔓,不对啊,我记得前几天才看到你出现在肆年的律所,弄离婚协议,怎么今天又成了木太太了?肆年,我最近拍戏是不是拍糊涂了,你告诉我,是不是我看错了呀?」

   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。

    所有人的目光都八卦地看了过来。

    就连我身旁的木子央身体也微微僵硬。

    他好看的眉头皱起,摩挲着手腕。

    雇主生气了。

    这下子不妙了。

    要穿帮了。

    我突地站起身来。

    下一秒眼眶微红,盯着吴梦渔字字泣血:

    「吴梦渔小姐?不知道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身为一个明星,应该斟酌一下自己每句话说出来的影响力,我跟子央结婚一年多,虽然不经常出席,但也不允许别人来挑唆我们婚变的事情。」

    吴梦渔盯着我懵了好一会,很快反应过来。

    她得意地弯起嘴角。

    「婚变?岂止是婚变啊?你都换了个男人了,你还在给我装什么?」

    糟糕,这女人不上当,存心想要搞我。

    木子央的父母此刻也从懵逼中缓过神来。

    怒道:「吴小姐说的这话可是真的?」

    吴梦渔得意地抬起下巴,假惺惺道:

    「木先生你们不要太过于生气,我跟李蔓这人认识,她是我大学同学,你们可能不知道吧,她的光荣伟绩,还在学校的时候就被高利贷的找上门来,她亲妈从我们学校天台跳下来的。」

    「你们说这样的家庭能养出什么好人,我后来看她可怜,让她当我的替身,结果你们猜怎么着?她竟然半夜去勾搭制片人,想靠身体上位,拿个角色……呵呵。」

    「李蔓,还需要我说下去吗?别再骗大家伙了。」

    吴梦渔看好戏地看着我,脸上越发地得意。

    瞬间。

    所有人鄙夷的眼神都放到了我的身上。

    就如同当年那样。

    我缓缓地勾起笑容。

    握紧了手中的红酒杯。

    琢磨如果破她的相。

    要蹲几个月的牢?

    就在这个时候。

    一直没吭声的木子央突然站了起来。

    他伸手按住了我的手背,顺势将我带入怀里。

    淡定地看着众人。

    「各位抱歉,我最近跟太太确实是起过一些争执,但从未想过离婚的事情,没有想到会被有心人用来挑拨,我很抱歉,早知道是这样,我就不该带她回家宴,让她被有些人污蔑,蒙受不白之冤。」

    说着转头眼神认真地看着我。

    「老婆,让你受委屈了。」

    我感动得差点哭出来,顺势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    惺惺作态地掉几滴眼泪。

    实则激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  上哪找这么好的雇主啊,因为我的失误差点穿帮。

    他这个社恐人士还出马给我兜底。

    我决定了,费用给他打七折。

    一旁的江肆年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。

    他站起身一把拉住了吴梦渔的胳膊。

    阻止了她后面要说的话。

    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。

    「梦渔你喝醉了。」

    「各位抱歉,我女朋友应该是最近拍戏太多,分不清楚现实跟拍戏了,我从来没有见过李蔓小姐出现在我的律所,之所以相识,不过是因为之前一个酒宴上聊过几句。」

    吴梦渔惊讶地盯着江肆年。

    我也没有想到,江肆年竟然大发善心没有拆穿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