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看书网小说阅读

    当前位置:书吧

    重生七零小辣媳最新章节_桃三月_重生七零小辣媳全章节

    盛安宁周时勋百度云 时间:2022-11-24 22:36:20

    小说简介:《重生七零小辣媳》言情小说的主角是盛安宁周时勋百度云,作者桃三月精品选集系列之盛安宁周时勋百度云大结局。讲述了:来,就是我说的那个男人婆,一直在等着安置工作,我刚看见她背着行囊拎着提包,在门口问二所怎么走,那不就是...

    重生七零小辣媳最新章节_桃三月_重生七零小辣媳全章节

    周时勋有些纳闷地看着宋修言,蹙眉沉思,他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了京市周家?

    宋修言关上门,也不管还有鲁医生在,着急忙慌地说着:“我看见周老爷子的孙女周朝阳了,她是不是调到你们这边了。”

    周时勋难得看宋修言大惊小怪一次,而他也不认识叫周朝阳的女同志:“不认识。”

    宋修言一拍脑门,才想起来周时勋不知道周朝阳是谁:“是周老的二孙女,今年二十五岁,去年退伍回来,就是我说的那个男人婆,一直在等着安置工作,我刚看见她背着行囊拎着提包,在门口问二所怎么走,那不就是去你们单位?”

    周时勋倒是听说过,单位会分过来新人,不是去他们保卫部门,而是去内参部。

    相对来说更适合女同志。

    只是惊讶,宋修言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?

    ……

    盛安宁送三叔公和小柱去了病房,见小柱脱了鞋,脚趾和脚后跟都露在外面,心里不忍,决定出去给小柱买双袜子。

    出医院大门时,看见个穿着绿军装的姑娘,背着军绿色被褥,身上斜背个军绿色挎包,上边还用毛巾绑着个白色搪瓷缸。

    盛安宁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虽然这时候的军装肥大朴素,却掩不住姑娘身上那股英姿勃勃的气质。

    难怪这时候会说不爱红装爱武装,确实好看啊。

    姑娘似乎感受到盛安宁的目光,回头冲她灿烂一笑。

    盛安宁礼貌地回了个微笑,然后出门,再回来时,已经不见那个姑娘。

    到病房时,鲁远达和周时勋,宋修言都在,鲁远达正在给三叔公讲手术的风险还有手术时间。

    医院没有后来的那种人山人海,而明天正好空出一台手术,决定先给小柱做了,早点恢复大家都能心安一些。

    三叔公完全没有概念,很多太专业的东西听不懂,只能默默看着周时勋,让周时勋拿主意。

    鲁远达也能看出三叔公的紧张,和善地笑着:“老人家,你不用紧张,这真是一个非常小的手术,而且小柱年龄小,恢复起来快,三天就能出院。”

    三叔公压着心里的恐惧,看着周时勋:“你拿主意就好。”

    确定了手术时间,鲁远达又叮嘱了几句,怕让孩子从今晚就开始禁食会饿到他,就让喝点稀粥或者奶粉。

    盛安宁想着一会儿去招待所把奶粉和麦乳精拿过来,正好给小柱手术前后补身体。

    鲁远达走后,三叔公坐在病床边,因为紧张害怕,手都在发抖。

    周时勋按着他的肩膀:“三叔公,小柱肯定不会有事,你这样让他能感觉到,他也会害怕。”

    三叔公用掌心擦了眼泪,哽咽得说不出话,只是伸手摸着小柱的脑袋。

    周时勋知道说得再多也安慰不了三叔公的紧张,还是要让他去慢慢接受,让宋修言在病房里陪着三叔公,他带盛安宁出去商量点事。

    盛安宁还挺奇怪的跟着周时勋出去,有些好奇:“什么事情?”

    周时勋把和鲁远达商量的事情说了一遍:“这是不错的机会,表现好了能留在市里。”

    盛安宁琢磨了下,现在还没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,应该是晚两个月才会公布,她留在市里确实利大于弊,只是想想周时勋要回家属院:“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就要分开了?”錵婲尐哾網

    周时勋点了点头:“我伤好后就要回单位。”

    盛安宁拧眉:“可是分居不利于夫妻感情的。”

    周时勋沉默,他和盛安宁似乎不存在感情的。

    盛安宁也知道这是一个机会,如果她争取不到考大学的名额,能通过这种学习当一名医生,以后再想办法进修也行。

    而且她也不能一直让周时勋养着,只有在市里,才能学习的同时,想点办法挣钱。

    要是回了家属院,每天除了无所事事地跟那些不喜欢她的人斗智斗勇,要不就是闲着没事,织毛衣聊是非。

    可是不回去,就要跟周时勋分开,这个老男人,她还没攻下来呢,充其量现在就是不讨厌她。

    还有就是,因为责任愿意照顾她。

    周时勋默默看着盛安宁纠结的表情,有些不解,有这么难决定吗?

    而且留在市里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吗?

    盛安宁纠结了一下,抬头看着周时勋:“那我可以回去看你。”

    周时勋点头:“每周一三五,后勤处的车都会来市里拉物资,你到时候下午三点去总站等着就行。”

    盛安宁瞬间就不纠结了,男人和事业,她当然是都要了。

    心情不错地眉开眼笑起来:“好,我们回招待所,把奶粉和麦乳精拿过来给小柱,这些天他都只能喝稀的,奶粉要比稀饭有营养。”

    回去路上,还不忘让周时勋去买篦子,看着细密的梳子,感觉每个梳齿之间就能过一根头发,用手扒拉了一下,原来这个就是篦子。

    两人到招待所时,又遇见了那个穿绿军装的姑娘。

    姑娘大概刚办完入住,拿着饭盒下楼,估计是要去食堂吃饭。

    看见盛安宁还友善地笑了笑,再看见周时勋时,跟活见鬼一样,瞪大眼睛,退后几步,突然转身往楼上跑。

    盛安宁想大概是因为周时勋太严肃,让人第一眼看了会感到害怕。

    刚才那个漂亮姑娘不就吓走了?

    周朝阳抱着盆子跑回房间,翻腾着从行李里找出一个笔记本,笔记本的扉页里夹着一张照片。

    半个巴掌大的黑白照片,边缘已经磨毛,泛着黄。

    是他们一家六口的合影,父亲母亲,大哥周陆明和二哥周峦城,姐姐周北倾和她。

    是二哥刚参军那一年的合影,相貌清隽温柔。

    只是三年前,二哥寄信回来说他发现了一个秘密,却没说什么秘密,不久后就牺牲在战场。

    周朝阳红着眼摸着照片上的人,刚才楼下遇见的那个男人,和哥哥周峦城长得一模一样。

    只是二哥是个温润和煦的男人,而刚才那个男人,眼神锋利,像头狼。

    是和二哥完全不一样的气质。

    他们为什么长得那么像?